当前位置:舒洁社会世界军事趣闻:美军狂轰滥炸68小时,仍没击沉日本潜艇
世界军事趣闻:美军狂轰滥炸68小时,仍没击沉日本潜艇
2022-11-22

来不及瞄准

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,法国士兵南史在一次战斗中追击逃亡的德军下士科涅塞,南史边追边不断用步枪向德军下士射击。

当追至俩人相距不到50米远时,南史再次举起枪。

德军下士大概感觉狼狈逃命有失德意志风范,气喘吁吁收住脚步,回身慌乱向法军士兵南史放了一枪,他的确来不及瞄准,因为法军士兵将步枪对准了他的胸口,准备一枪了之。

令人难以置信的是,这来不及瞄准的一枪,弹头居然刚好射入南史的步枪枪口,穿过枪管紧紧镶入枪机内,两人安然无恙,皆大欢喜。

狂人的直觉

1943年5月19日凌晨,美军“PC-815”号猎潜艇艇长哈巴德声称发现日军潜艇一艘。

这个时间段能发现日军,足见这个美军的警惕性够高的,至少大家最初都是这么想的。

当日9时06分,美军出动两个飞艇前来助战。没想到这场反潜战一直持续到21日午夜,两艘巡洋舰、2艘海岸警卫队巡逻舰先后赶到。美军共计发射100枚深水炸弹,仍无日艇被击沉迹象,怪就怪在疑似“日艇”既不现身,也不机动。

整整68小时之后,美军越打越不对劲,就叫哈巴德上报最初发现目标声呐回波的坐标方位。这一报当即气炸圣迭戈海军司令部里所有的人。原来,哈巴德认准的“日艇”其实是一处海底磁化物堆积场,这一区域及其属性在美军海图上是有明确标注的。但哈巴德从未觉得自己的做法有什么不妥。

战后,这位自负的哈巴德创立了山达基教会。

请柬乱敌营

1944年,潜伏在斯德哥尔摩的英军特工在一张海报上发现了战机。德国大使馆邀请著名影星举办招待演出,仅演一场,所以一票难求。

英军特工“善解人意”,赶印3000份以假乱真的假请柬,然后给各界亲德人士寄出。演出当晚,场面热闹空前。

亲德人士从全国各地专程赶来,却被告知请柬有假,这算哪门子的事,不少人大骂德国人不够意思,晚会成了闹剧,一时传来笑谈。

没来得及成功的间谍

1918年5月31日,美舰“林肯总统”号在法国近岸遭德军潜艇击沉。军官伊扎克落水后稀里糊涂被人救起,等这位老兄醒过来一看,周围的既不说法语也不说英语,而且这船里很气闷,再仔细一观察,原来是德军潜艇救了他的命。

德国人也不防着这个美国军官,反正在海底无处可逃。也巧了,伊扎克的爹是从德国移居美国的,伊扎克的德语水平好着呢。这个军官有心计,顿时想到可能自己是有机会最仔细观察德军潜艇内部结构的人,所以一路注意了不少秘密。

待到德国人把他送上岸往战俘营押时,伊扎克脱逃成功,费尽周折,顺着莱茵河游进了瑞士,但这个时候已是1918年10月,等到他把报告写好,战争结束了。

尽管如此,美军于1920年授予他荣誉勋章,之后伊扎克又活了70年,于1990年去世,成为活得最长的一战荣誉勋章获得者。至于他那段特殊历险倒没太多人记得。

醉汉险破城

公元前334年,亚历山大大帝率部围攻波斯的哈尔卡纳斯(今土耳其博德罗姆),守军据险顽抗,名将亚历山大一时难以破城。围城战旷日持久,双方渐生疲态。

一日夜,亚历山大军中两个重装步兵酒后吹牛,越吹越来劲,都说自己能最先拿下哈尔卡纳斯城。吹着吹着就当真了,这两位操着军械,晃晃悠悠就往城边走。

守军起初没把两醉汉当回事,再看时,两人已经杀上了城墙。城下也有怕战友吃亏的,纷纷赶来帮忙。

守城的一时搞不清状况,城墙一度失守。但等到亚历山大被告知此事再组织部队时,这场意外的战斗已经结束了。如果亚历山大当时能够抓住机会,这座坚城就拿下了,这就是两个醉汉吹牛的结果。

(作者:郭彩虹)

(司志政摘自《环球军事》)